拂晓在悄然说话

类别:哲理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2-10 | 人气值:599
  1

  今夜,又一夜剪开的惆怅。

  潜伏的黑色势力淹没了这夜。我看到眼睛的域界不再有亮光,我在亮光的死亡数目,我在死亡数目的亮光,听着荒芜的夜风吹开沙丘的死寂,沉埋了多少英雄剑光的血句,残卷了多少灯盏竹板的星月。

  是我,是我。整理院子的锄头触动了泥土的黑气黑雾,地魔咒语升空,千年未死的兽性幻化,黑道蹿出,锯割我的双脚。

  是我,是我。

  熬制血阳的药汤激怒了眼疾的失盲,食光的众教徒祭坛开始仇杀,暴力如海妖;大叫,大叫,拿来,拿来,这不识时务的蹩脚字稿。

  今夜,我坐在屋子。细心我的惆怅的仔细,听到亮光在黑夜里细长。我想,我想,晨光就在我的肉体内生长,眼前,一道亮光。

  2

  黑与白,对持的爆裂,我听到了。

  门外,再也关不住我的魂灵叩门声。我想到今夜外的今夜,二月天间的某一天的今夜,残缺的碎片悄悄飞来,狂风寒冷着,刮着。

  那夜,二月的夜,春节的炮竹,刚刚炸碎年兽。我的节日欢乐是炸开旧年的沧桑,写了一幅对子,一半劈开旧年,一半送给新年。

  我在书案前,有一篇写给太阳的字稿,写了一半,可又毁掉了一半。那是枯死的枝影与黑色的斧头入室,发了兽性割走的。

  我在近六个月的日子。六个月的反暴反黑的书案前,亮光束缚在爆裂的哭泣声,我手指的指音,如音乐离开了空气,寂沉,没有呼吸;我的亮光字粒,如控诉黑的辩证关系,扔进一个石臼碾碎。

  我相信,窗外的阳光是七彩的。可我推开门,门外全是灰色沉沉,难道光线也有宠幸的偏爱么?

  3

  夜,在幕后中,深去了。

  这座小石油城的村子,也,夜色深深去了。

  一间不大的屋子,坐满了黑语的密谋人。在一张张口形上,牙齿咬着黑色雪茄的烟,烟雾弥漫一团。

  黑烟,升高,升高。终于,有造型的字说话了,血洗灭门,要合理,尽快去办吧。

  4

  今夜,我,平列夜色的秘密细语。

  静静地,静静地。

  写下这稿子,腾升的火焰,飞向天空的正能量胸中。见到了,见到了,黑色每爬高一尺,就倒光明一丈。

  光的智慧在说:莫怕它,莫怕它,夜深一寸,我进一里,黎明就在与你悄悄地说话。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