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让家更厚重

类别:哲理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09 | 人气值:599
  我有几个二十年多年交情的兄弟,他们是我年轻时文学梦境里最宝贵的收获。
  离家四年多,吴应举的聪明,梁志营的灵秀,崔庆云的安静,王付栓的敦厚,任晓雯的温柔,马惠丽的真诚,高均的机灵,熊鹰的执着,……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群和我一样的爱好文学的兄弟姐妹们走到了一起,成立了一个所谓的文学社团──《宛风文学社》。
  大家上班之余就在家爬格子,把歪歪扭扭的字写在稿纸上,然后定期聚在一起,对各自的文字进行评论,提出自己的见解。夏天可以作证,我们的汗水濡湿了稿纸,但滋润了我们的希望,冬天可以作证,聚后的雪天里,那深深浅浅的足迹,承载着我们年轻的梦想。
  最热闹时,文学社员达到五十多人,最后留下的就只有这平凡而真挚的几位。
  在我有困难时,往往首先想到是他们,而不别人。
  记得儿子小学毕业时是分片入学,可我住在六中的跟前,儿子却到四中。四中的教学质量不如六中,这是大家公认的。提前几个月即做工作,校长答应没有问题,我们十分放心地等待着,开学了,我们没有到四中报到,痴痴地等六中李校长的通知,等不及了,到学校找,可这校长却如黄鹤般的没了音信。终于找到校长时,校长竟然是一句没有办法了,指针有限不能进六中了。可四中也不接收了,超过了报名日期。
  学校已传来朗朗读书声,连一直厌恶上学的儿子也坐不住了。儿子发妈妈一夜之间竟然让额头凭添了一缕白发。那日子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什么叫如坐针毡,什么叫无头苍蝇。
  此时我电话请来高均、雄鹰、付栓等一起商量办法。……
  虽然最后儿子还是进了四中,并且是多花了二千元的择校费,但兄弟们坐在起,与我一起分担忧愁,是多么的难得哟。
  二00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我们聚在一起,为我南下送行。酒店里的明亮灯光,映照在已不年轻的脸上,那一份真诚,那没有虚套的语言,为兄弟间的分别增加了几分厚重。那举杯时的豪情,那猜枚时的潇洒,那分别时的祝愿,让我在异乡里一直回忆着。我们没有分别的愁绪,只有不比桃花潭边的踏歌声差的笑语,这是是我在南下几年来最宝贵的精神食糖。
  是啊,兄弟二十几年,平时各忙各的,有事打个招呼,不用再催即聚在一起。不再谈文学,不再谈人生理想,不再谈雄心壮志,有的只有一份实在,有的只有一份家常,还有就是帮一份力量。帮了就帮了,可以连谢字也免。
  现在年过半百,回头想想,岁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呢?除了脸上的皱纹和数十根白发,还有一个家外,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回味的呢。芸芸众生,人来人往,半生来和多少人说过话,和多少人喝过酒,但留下的可以十年不见,一见如故的只有这些兄弟了。
  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但这如水的情意,经过时间的窖藏,早已如酒般的散发着淡淡的香,这持久的香是永远的春天。
  南阳是我家,我思念南阳,思念我的家,家因为有这些兄弟朋友而显得更为厚重,更为迷人,而让我更为思念。
  兄弟们的情,如冬天的夜晚的那束灯光,温暖着幽幽的心房,也照亮了回家的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