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语如歌美丽着人间

类别:心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1-11 | 人气值:599
  一

  鸟语如诗,一只鸟就是一位诗人。仄仄平平,长长短短,从“关关雎鸠”一直吟到“呢喃啁啾”。

  鸟语如歌,一只鸟就是一位歌手。嘀呖悠扬,玲珑婉转,从“割麦插禾”一直唱到“阿妹找哥”。

  从黎明的晨鸣到黄昏的暮啼,那墨点般的身影,翠绿色的音符,在蓝天,在湖面;在森林,在原野;在竹丛,在林梢。抑扬着,跳荡着;喧闹着,倾泻着;亮丽着,渺茫着。它们或独语,或群唱;或呼唤,或应和;或忧伤,或欢乐;或悲鸣,或喜庆,构成一曲音色斑斓的《鸟之歌》。

  鹧鸪喊雨,喜鹊报喜,布谷催耕,雁过留声……听,唧唧,啁啁,咕咕,啾啾,嘤嘤,关关……忽断,忽续,忽远,忽近,忽高,忽低……众多鸟语,有的是高亢奔放、气息绵长的长调,旋律悠长而舒缓,意境开阔又深远,每句一个长长的拖音,再加上起伏的颤音,会把你带进绿到天边的草原;有的是曲调短小、节奏明快的短调,装饰音较少,旋律起伏小,四句为一段,分节歌形式,不同韵步上反复叠唱,又把你带进载歌载舞的少数民族中间。有的乐音细而长,如山间的清泉,潺湲着明亮着,穿花拂柳地一直流进你的心田;有的乐音急而短,热闹而急促,缤纷又清亮,合唱时像场音乐雨,直把你淋得浑身湿透。有的如慈母唤子,亲切又深沉,抑扬而委婉;有的如痴女怨男,痛苦而执着,深情而幽怨。鸟声有的轻盈、安详、缥缈,如渴望的期待,像茫远的应和,恰似舒伯特的夜曲;有的低沉、绵长、沧桑,仿佛天鹅在飘游,大雁在高飞,马头琴在弹唱。有的写实,几句飞珠溅玉般的歌唱,旋律如飞瀑似的流泻,久久回荡在你的心间;有的空灵,几声若有若无的鸣叫,不沾一丝人间烟火,不惹一点俗世尘埃。

  空山是鸟儿的故乡,花木是鸟儿的霓裳。空山无人,惟有鸟语在空谷中婉转,鲜花在空气中芬芳。鸟儿有的茕茕孑立,嘤嘤成韵;有的雄飞雌从,穿花绕林;有的夫唱妇随,软语温存;有的呼朋引伴,热闹非凡;有的长篇大论,喋喋不休;有的惜字如金,说一不二。空谷中鸟语有独奏,也有合唱。有的如悠扬的笛吹,仿佛插上了翅膀,越飞越高,激越得接近呜咽,高亢得近乎悲怆,突然一个圆弧形的急转,一记坠物似的下滑,伴随着一连串的颤音,一直飞进你的心底……有的悠扬如小提琴,如泣如诉,如梦如烟,袅袅娜娜,抒发着温柔、热烈、轻快、辉煌的情感……有的低沉如大提琴,幽怨而舒缓,悲壮而辉煌,柔和而浑厚,深沉而隽永,透进你的心扉,敲击你的灵魂……有时一声鸟语追着彩翼掠过水面,点起涟漪一圈圈,画出唱片一张张;有时一声鸟语和着飞瀑滴落悬崖,融化成琤琤淙淙的歌声,缤纷成晶莹多芒的水点。最让人着迷的是鸟歌应和,鸟语互答,那调忽高忽低,那声忽近忽远,低沉下去,再来几个盘旋,再低下去,低到若有若无,接着几个短音渐起,如珠玉曼转;接着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群芳争艳,接着又花团锦簇。最后是花落春残,最终是曲终鸟散。接着又东一声西一声的啁啾,此一句彼一句的应和,一场新歌会又将上演。啊,空山鸟语,山既已空,何来鸟鸣?既有鸟鸣,何曾山空?

  空山新雨后,鸟语更幽幽。只见,小桥流水人家,白云彩虹飞挂。经过风雨的洗礼,蓝天更加明净,白云更加缱绻,树叶更加亮绿,鸟羽更加鲜艳。而此刻,空旷的山谷里,或远或近传来几声鸟语,鸟语似有若无,鸟歌若唱若吟,带着沐浴后的花香,带着晶莹着的雨滴,直把你带入春的深处……溪水听得心旌摇荡,心潮澎湃,一路上激情难抑泠泠溅溅;山花听得意乱情迷,花枝乱颤,春风中洒下红泪斑斑点点;树木听得聚精会神,如痴如醉,时不时响起阵阵掌声和赞叹。

  二

  据说鸟语多达两三千种,和人类语言差不多。

  有些鸟叫的是双音节,喜鹊喳喳地叫,莺声呖呖地啼,乌鸦哑哑地闹,大雁嘎嘎地唤,斑鸠咕咕地吟。有些鸟叫的是多音节,野鸡咕咕嘎嘎,野鸭嘎咕嘎咕,白头翁咕嘟噜四,鸽子咕噜咕噜,杜鹃(布谷鸟)布谷布谷,草莺的叫声落落落落嘘,云雀的叫声滴溜儿滴溜儿……

  即使同一种鸟也会发出不同叫声,画眉连续“科科科”地叫时,是害怕示弱;摆头并“嗷嗷嗷”叫时,表示受到威胁;张翅并“呜呜呜”叫时,在说我要打架;“啾啾”叫时,提醒我害怕;“哇哇”叫时,表示有危险;“嘎叽嘎叽”叫,没有立毛时,表示想叫又不敢叫出来;如果立毛了,表示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古人采用谐音拟声法,如把家燕的鸣叫声读成“不吃你米,不吃你粞”,把白头鹎的鸣叫声读成“九斤八两”,把四声杜鹃的鸣叫声读成“割麦插禾”。喜鹊嗓音并不出众,却被认为是报喜之鸟,《禽经》有“人闻其声则喜”的记载,尽管“喳喳喳喳”,却被说成“喜事到家”。麦泛黄时,黄鹂天不亮便亮开嗓子,“大麦大麦黄黄,大麦大麦黄黄!”夏日里,布谷鸟不紧不慢地叫着“布谷──布谷──”。还有一种不知名的鸟儿,天欲雨未雨时,急促地叫着“滴水,滴水”。

  我们见得最多的是麻雀,唧唧喳喳的麻雀,清脆响亮的欢叫,虽然单调、朴素、笨实,但欢愉、激昂、响亮,纯朴简短得像方言,热情好客得像大妈。山雀老是成群结队地撒野,兴高采烈地吵闹,短促嘹亮的鸣叫,急骤又散乱的音符,像夏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阵雨,劈头盖脸打得让你无处躲避。云雀灵如雀,形似燕,飞入云,叫满天,初夏时节,它从麦地草丛中“嗖”地射出,如鸣镝,像掷石,直冲云霄,吱嘎吱嘎的叫声漫天飘散。

  鸽子一边“咕噜——咕噜——”地叫着,一边蹲挤在一起,互相啄理着羽毛,歌声似低低的倾诉,又像娓娓的絮语,一幅温馨的画图。百灵鸟是天生的歌手和舞蹈家,歌唱时不停地舞动着翅膀,仿佛蝴蝶舞动的双翅,好像指挥起落的双臂;它们鸣唱时会把优美旋律进行组合,通过双音节进行表达,歌声如萦绕的笛吹伴奏着洞箫的袅娜,如潺潺的清泉追逐着小溪的浪花。百灵、云雀的歌声虽美,但比不过画眉那复杂多变的娇音妙语,画眉“大叫”时激越高亢,开阔奔放;“小叫”时百啭千声,珠圆玉润。最难忘的是雄鹰的嘹唳,只粗犷、雄豪的几声,就会把你带入慷慨激昂、悲壮雄浑的境界,凭空生出苍凉空旷的感怀,壮志难酬的惆怅。而鸢的叫声,犹如骏马长啸、声震长空;鹤的鸣叫,则气吞山河,数千米外都能听到。

  说到鸟叫,不得不提到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歌的鸟。因其擅长在荆棘灌木丛中觅食,羽毛像燃烧的火焰般鲜艳而得名。荆棘鸟从离开雀巢开始,便执着不停地寻找——寻找一丛可以唱出生命之歌的灌木,寻找一枚能够刺进自己心脏的荆棘。当它终于如愿以偿,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这时的荆棘鸟昂着头、挺着流血的胸膛放声歌唱,极具穿透力的音色啼碎了夕阳,点燃了晚霞,发出金箭般的万道光芒!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殒,以身殉歌——是那样的惨烈而悲壮。飞蛾扑火是一种对于生存的向往,精卫填海是一种对于万物的担当,而荆棘鸟则创造了一曲美丽永恒的歌唱。

  啊,一声声,一句句,一串串,一阵阵的鸟鸣,倾珠般,泻玉般;银铃般,霞光般,追着清风,和着鸣泉,构成天籁,生动着自然,美丽着人间。

  三

  “羌管一声何处曲,流莺百啭最高枝”“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入春解作千般语,拂曙能先百鸟啼”……唐诗宋词中,古代文人墨客描述鸟叫的名句不少。其实鸟类的鸣声是种群间互相沟通信息的“语言”。据鸟类学家统计,鸟的语言大约有2130多种,仅麻雀发出的声音就能表达15种意思之多。那长长短短的呖呖、啾啾、咕咕、喳喳代表着各种含义。但鸟类却不能理解非同类鸟的语言,如小鸡是不会同小鸭对话的;鸟类语言中有“方言、土语”,美国乌鸦就不能和意大利乌鸦交谈,某些地方的乡下乌鸦也听不懂城里乌鸦的说“话”。

  鸟类鸣叫主要有鸣啭和叙鸣两种类型。鸣啭由性激素控制,是繁殖期的一种求偶行为。因此鸣啭基本上是雄鸟的功能,但有些雌鸟孵化时也不停地鸣啭。叙鸣为鸟类日常的叫声。根据传递信息的要求和环境条件的变化,又可分为呼唤声、警戒声、惊恐声、寻群声等等,与取食、集群、迁徙,以及对捕食者的反应有关。

  鸟类鸣叫最热烈的季节在春夏之交,这时它们正进入繁殖季节,雄鸟会向雌鸟不停地高唱“爱情歌曲”,一些雄鸟鸣唱得兴起时,还会表演优美的舞蹈,并围着雌鸟打转。这就是雄鸟在向雌鸟求爱的“讯号”。在鸟类王国中擅长唱“情歌”的好手很多,如在草原上生活的百灵鸟,喜欢在灌木丛里活动的画眉,栖息在山溪旁的紫啸鸫,作为笼鸟的芙蓉以及黄鹂等鸟儿都有一副美妙的“嗓子”,唱起“情歌”来,富有激情又充满着蜜意。

  鸟语中的叫声有多种多样,比如发现了食物,叫同伴一起来享用,就吱吱唧唧地叫唤。如有猎人走进森林,居高临下的喜鹊,就会叽叽喳喳地发出警报,野鹿、野猪和其他飞禽走兽顿时明白:此地危险!于是不约而同地四处逃窜。在湖泊芦苇中夜宿的大雁,总有一只站岗的“哨兵”,并不时从喉管中发出迟钝的“嗒嗒”声,这是说“平安无事,放心睡吧!”如果发出尖锐的“叽叽”声,就是唤醒同伴,准备撤退。善于捕鼠的猫头鹰,当它无声无息地降临在老鼠跟前时,会突然发出一声狂叫,好像在喊:“不许动!”老鼠就会惊慌失措,在极度恐惧之中,变得骨酥腿软,只好束手就擒。当母鸡发现老鹰在天空盘旋时,会发出“咯咯咯”的“空袭警报”,小鸡闻声立即从四面八方奔跑到母鸡的翅膀下面躲藏。

  鸟类的鸣叫往往随气候和季节而变化。绝大多数鸟都喜欢在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时候歌唱,但雨燕、杜鹃、白嘴潜鸟在暴风雨来临之前无比兴奋,它们在天空盘旋,一边飞翔,一边歌唱,似乎是在迎接暴风雨的到来。另外一些鸟叫也是这样,比如当你看到喜鹊在抬头叫,说明天气将晴;如果看到它低头叫,便是雨水将临。麻雀的叫声永远是个“晴雨表”,成群结队地“叽叽喳喳”,说明天气晴朗;如果发出“吱吱”长鸣,道出天气近日内将由晴转阴。《诗经·东山》:“鹳鸣于埂,妇叹于室。”汉郑玄解释说:“鹳,水鸟也;将阴雨则鸣。行者于阴雨尤苦,妇念之,则叹于室也。”由于鹳鸟一叫就会下雨,所以家庭主妇听见鸟叫,便惦念起外出的丈夫来,怕他淋到雨更加劳累,不禁叹起气来。“子夜杜鹃啼,来日晒干泥。”说的是杜鹃鸟深夜声声鸣叫,预示着明天将晴空万里或者由冷转暖;喜鹊若在枝上乱蹦乱跳叫个不停,则预示着明天不是天阴就是下雨;而乌鸦成群在空中发出高声鸣叫,则说明大风将要来临。

  鸟语装点着我们的生活,抚慰着我们的精神,滋养着我们的心灵,美化着我们的人生。鸟语是森林里的片片绿叶,是自然中的生动音符;鸟语是首绿色交响诗,鸟语是曲斑斓春之歌。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