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阳光,依旧温暖不了你

类别:心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4-28 | 人气值:599

小雨,没有想像中故事里的浪漫情节

窗外行人加快行走的步伐,是的,小雨过后即将迎来的应该是倾盆大雨

4月的深圳天气,永远都是千变万化,上午的阳光明朗或许下午就是措手不及的狂风暴雨所给你带来的狼狈不堪

甜品屋,靠窗桌,一杯白开水,一份杨枝甘露,等待… …

“你说,你又矮、脸又圆、眼睛还小,我是闹哪门子老想叫你出来?”

“因为你傻呗,再说,我怎么了,不挺好的吗??有手有脚的,不对,你是在损我?”

“没有,没有,哪里敢,是夸,只是夸的不明显。”

“那你来一个夸的明显的。”

“好,你牙真齐的”

“… …”

“你能不能淑女点?”

“书女,是书上的女人吗”

“… …来跟着我念:丝乌淑,泥衣女,淑女,OK?”

“输女,你和谁打赌,把哪个女生输了?”

“许多,你丫的给我走开”

“好吧,我走开了”

“回来”

“好”

“莫小扬,你怎么一直单着,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叫我莫扬,OK?”

“差不多啦,你不会是GAY 吧?”

“你…过…来,我告诉你”

“好,我最喜欢听了”莫扬揪着许多耳朵走了500米,给疼的。

“呜…呜…呜…,莫扬,我要和你绝交,此生不复往来。”

“走啦”

“不走,你求我”

“这次真的带你去吃炒田螺,就允许吃这一次,不走就没了”

“好,成交”

“许多,你喜欢古筝?”

“额,我爸他喜欢写毛笔字和画”

“这跟你喜不喜欢古筝有关系吗?”

“说明我骨子里可能有这方面的潜质”

“圆着滚开… …”

一个月后… …

“莫扬,你坐好,听我弹曲动人心的曲子《沧海一声笑》,保证听着你感动?”

“@#&*%¥,许多,你给我停下来,弹的什么鬼,头皮屑都被你弹飞了”

“不挺好听的吗?效果也满意,咱不用洗头了”

“@#&*%¥@#&*%¥@#&*%¥&了,我要保命”

“你给我回来,这曲子不好听,我换别的弹”

莫扬跑了,许多拎着今天适应场景的长裙在他后面追,不一会就赶上了,并不是她跑的快,莫扬没有真跑,他知道她一定会跟过来,小跑等着她。

喝着小茶,莫扬突然说“多,你说未来的生活场景这样好不好?静坐庭前,一壶清茶,一把古筝,一首筝曲,一己相伴,一生。”

“砰,又看穿越剧了吧,赶紧回来”

“告诉过你,我不看穿越剧,不看偶像剧,你丫的就不能适应一下场景吗?”

“额,好吧,那咱再来一遍,我来适应场景”

“走开,没你事了”

“没我事了?你场景里没把我放进去?”

“放了,放我口袋里,闷死你”

“@#&*%¥@#&*%¥@#&*%¥&呯…呯…呯…呯…”

莫扬:许多啊许多,我的一己相伴就是你,你又何曾不知?

思绪回来,对面拐角十字路口,一个身影,撑着把藏蓝色的伞,步伐坚毅稳重的往甜口屋方向,终究是来了… …

“你来了?”

“嗯,还是扬支甘露”

“是啊,你要结婚了,恭喜“

“你会来吗?”

“看时间吧,最近工作很忙”

“你能在婚礼开始前来吗”

“为何,你要的祝福已经有很多了,我的太小,微不足道”

“如果你来,我们离开,不管其它??我们都是倔强的主体,我放下我所谓的自尊心,你能来?或者现在就应予”

不言… …

“还记得我说的场景?静坐庭前,一壶清茶,一把古筝,一首筝曲,一己相伴,一生。一己相伴是你,其实你一直都知道,你狡猾的把所有的问题都抛开。”

“不要,破坏一个婚礼我会下地狱的,虽然我可能上不了天堂,但地狱我不想去十八层,何况为了普通朋友去下地狱不值得”

“普通朋友?许多,你从来都没有心,或者一直是冷的,曾想着把你放在胸前的口袋里也捂不热你的心,好比冬天里的太阳,我是温度再高的阳光,也依旧暖不了你,冷血,绝情都如你,而你,永远一副不问世事的表情”

“你是阳光,可阳光是直的,我们中间隔着一层厚厚的铁墙,阳光是无法折射过去。我有男朋友了,发展的正常可能今年底会订婚”

“推辞?”

“没有,他是发小,也是同学,同一个地方”

“对你好吗?在深圳?”

“嗯,挺好的,现在调去湛江上一段时间的班,后面会回深”

“也好,那我们会不会… … ?”

“我们不会再见,彼此最好的祝福就是不再相见,过后我会清楚所有跟你有关的联系”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结果,我尊重你”

“多,我还是喜欢看你的单眼皮,小眼睛,至少我看的出你想要什么,秘密完全守不住,而如今的双眼皮藏有太多我看不清的心事”

“没有,只是双眼皮的我比以更怪了,我提前到的,你今天迟到了,所以我提前先走”

“一起,最后再送你”

“不用”

4月10日周末,莫扬的婚礼,许多没有去,在何同学家窝了一天到晚上,晚上回公司,依旧下雨,脚上穿着上班时未换下的高跟鞋,公司路上有条500米左右的小路。下雨总会发生些不好的事情,果真被一小单车挂倒,起身捡起手机,还亮着,打的出电话,没坏,和对方说没事,继续往公司赶。回宿舍,洗头、冲凉、刷牙等一系列整理,把给小梅带的牛奶扔给她,拧开自己的矿泉水,相视喝到一半,小腿后面出了十厘米左右的伤口血迹。嗯,难怪一直觉得哪里疼;对于不怎么留疤痕的我来说,不太需要注重这些伤口,简单清理一下,继续喝水,继续两人的聊天。今天的日子来讲是该痛点,也就只有一天。躺床上,开始找手机里存的德云社,听着说、学、逗、唱… …

而许多口中说的男朋友曾先生,远在湛江的他,此时应该是尽情的打着游对,没有电话,没有沟通。

或许对他来讲,许多就是他的一个结果,并不需要过程… …

我们是倔强的主体,彼此守着各自的世界,期待对方向自己走来,但也忘了,因为是倔强,拿不到100%确定,都不会向彼此走出那一步。错过,是必然;挽回,已成是非,唯一能做的便是淡忘。

莫扬,你说冷血绝情如我,可知,许多把所有的不矜持都花在你身上,记得你说的话去学古筝。如今,曲未弹,人已散,此生不复往来,是离殇。

“哎,你之前问我干嘛一直单身,你呢?期望值有哪些条件?“

“额,最喜欢看的是会打篮球,会弹吉他”

“会吹笛子不行吗?”

“嗯… … ,都不要了,会种田,嗯,一定要会种田,这样怎样不会饿,没工作也不怕了”

“出息,我许你可以想象一个婚礼的场景,想在什么地方?”

“海边吧,应该,虽然没什么创意,但大海嘛,母亲,呵呵呵”

“嗯,好”

上一篇:墙头草
下一篇:《我的青春,我做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