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手机版
商家店铺商家活动便民电话
商家微信 DM报纸商家快报
肇东新闻 生活窍门 健康养生
优美语录 夫妻宝典 精致女人
招聘 求职招租 求租出售 求购 征婚 交友 转让
运输培训 家政家教 装修维修 招商代理 其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情感男女 > 正文

【情感】男女离婚后不同的下场!很现实,都看看!

      来源:网络    阅读:2241 次
 



2015年Chun,国都中心一处高级公寓,一双红色高跟鞋节奏有序的踏过地板。

来人单手推开公寓玻璃门,面无表情的走入大厅中。

此时,天色渐暗,都市早已是华灯初上。

林洁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电梯数字的滚动,最终停留在顶层位置。

“咚、咚、咚。”高跟鞋摩擦着地板,一声一声轻微的响声徘徊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

她的手滑过密码锁,轻轻的按下数字。

“叮”的一声,房门开些些许。

林洁钰嘴角露出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

房间有些昏暗,显然屋内的主人并没有打开过多的灯光,从玄关一路延至客厅,地面上散落着一地的衣裤。

有蕾丝纹边的内衣,有这一季刚出的精致礼服,而最醒目的莫过于那一件镂空的黑色小裤。

林洁钰未曾吭声,一路铿锵有力的迈动着双脚。

卧房前,女人的喘息声,男人的呻1吟声,以及空气里飘散而出的若有若无的暧昧气息。

她抬起手,毫不迟疑的推开了那扇紧闭的房门。

屋内,奢靡的味道混合着难以消散的膻腥味扑鼻而来,她急忙掩嘴,目光冷冷的落在床帏上目瞪口呆的两人身上。

一丝不挂,精彩绝伦!

林洁钰忍不住的拍了拍手,她本以为自己这个花心的未婚夫至少会等到订婚结束后才会跑去偷腥,却没有想到,订婚前一晚,他就给自己上演了这么一出精彩纷呈的现场直播。

大床上,凌乱的床单里裹着瑟瑟发抖的女人,她外露在被子外的小腿上纹着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果然,今天的她成功的破茧了。

“钰钰。”男人慌乱的捂住身体,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破门而入的身影。

林洁钰浅笑,一如既往的淡然随Xing,“挺精彩的。”

“钰钰,你……你别生气,我……我今天就是一时糊涂。”

“不,陈景然,你不是今天一时糊涂,你是今天特别聪明。”林洁钰上前一步,目光直接落在他的大腿上,“从我得到消息到现在,少说也有半个小时了,不得不佩服,你功力不错。”

“钰钰……”

“林沁噯,出来吧,别把自己给闷死了,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别得不偿失。”

林沁噯脸色一白,掀开被子,毫不怯场的对视着她的双眼,眉梢眼波只剩下得意。

“这些日子还真是委屈你了,既要给我周旋,又要背地里勾搭,真够忙的。”

“林洁钰,别少装清高了,你如果不是大伯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跟景然订婚?我林沁噯长得不输你,气质不输你,学历不输你,唯独就输在父亲只是股东而不是董事长。”

“那你可真是遗憾,要不重新投胎试试,或许下辈子会摊上一个高位的爹。”

“你——”

“看你们两人,还真是天作之合。”林洁钰握着门扶手,笑靥如花的对视着两人,“这个男人,我送给你了。”

言罢,她反手一拉,房门再次阖上。

“林洁钰,我要的不需要你施舍,景然只会娶我。”林沁噯将水杯砸向墙壁,随着玻璃碎片的洒落,屋外轻微的传来一声大门合上的震动。

林洁钰保持着最初的微笑,从公寓走出,又坐进车里。

手机在皮包里锲而不舍的震了又震。

她深吸一口气,打开窗户,迎接着城市璀璨的灯光,一踩油门,疾驰而去。

爱情就像是一朵玫瑰花,有的人在花下寻刺,有的人却在刺上寻花……

红色张扬的法拉利寻着海岸线一直疾驰到汽油耗尽。

林洁钰打开车门,夜深下,只有她一个人清清冷冷的站在岸边吹着海风。

风,凌迟着面容,一下一下割得她觉得眼睛有些发酸发胀。

她仰头,对着天上仅剩的一颗星辰,竖了竖大拇指。

整个B市都知道,她林洁钰是品Xing不好的败家女,喜欢泡酒吧,嗜酒嘴又毒,如果不是因为有个睁只眼闭只眼,几乎不闻不问的父亲,恐怕她早就进拘留所好好改造了。

是啊,有个不喜欢自己的父亲,又有个早亡的母亲,还有一堆对着林氏企业虎视眈眈的亲戚,她狂妄的仰头大笑,笑的眼睛抽筋,泪流不止!

她本以为陈景然是爱自己的,哪怕他花心,也不会跟自己的堂妹睡在一张床上,用这样的方式羞辱自己。

今天,她看清楚了,这场婚姻从开始到现在,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自欺欺人罢了。

陈景然需要一门门当户对的婚姻做交易,她何尝不是需要一门婚姻来巩固父亲的财势。

如今,订婚典礼估计得泡汤了。

手机一直在闹腾,她不用看也知道是林嘉承打来的,林陈两家联谊,在B市而言,绝对是轰动全城。

“叮……”

林洁钰打开车门,将车座上还在打着旋儿震动的手机拿出,随后迎着海风,一把甩出,未曾有半分犹豫。

“咚。”手机坠入海面,砸出一个个涟漪漩涡。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机械式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林家大宅,林氏总裁林嘉承重重的砸向桌面。

桌前,所有人为之一颤。

林夫人嘴角牵强的挤出一抹笑容,轻声道:“或许洁钰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什么事能重要到明天的订婚?”林嘉承打开香烟盒,看了一眼桌边的众人,“派人出去找,无论如何都得把她给我找回来。”

“老爷也别太担心了,洁钰可是成年人,自有分寸。”

“她最好给我真的知道分寸。”

月上中天,喧闹的都市慢慢沉寂。

无人的海岸线上,林洁钰提着高跟鞋一拐一拐的走着,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脑抽筋了,否则怎么会大半夜的跑来这种荒郊野外,这倒好,油没了,连辆过路车的影子都没有。

她只能凭着自己的一双腿一步一步的挪着,只怕天亮也挪不出这里。

也罢,反正明天也没有男主角,她这个女主角去了也是被嘲笑的份儿,索Xing,一起散场吧。

“咕噜。”她摸了摸肚子,饿,真饿。

“呲,咚。”

刺耳的刹车声由远及近,随后,一辆银灰色小轿车撞入视线里。

林洁钰诧异的眨了眨眼,瞧着大约几百米距离外突然冒出的一辆车,而车头因为与海岸边的石墩撞击过后明显凹进一块,显然撞的还不轻。

林洁钰有些不确定的往前走了几步,当靠近车子过后,这才发现这是一辆现代,车内的驾驶师毫无动静,不知道是人被撞晕了,还是舍不得出来似的。

她试着敲了敲窗子,趴在车窗上瞪着里面,夜色暗沉,借着微弱的月光她只能确定车内是一个男人,他一动不动的趴在方向盘上,应该是被撞晕了。

林洁钰并不认为自己胸襟宽广可以做到大无畏的救人一命,可是,这辆车只有车头撞进了一块,看这样子,应该还能驾驶。

秉持着大家互惠互利的想法,林洁钰拎着石头毫不畏惧的砸向玻璃。

车子微微晃了晃,窗户也碎裂了些许。

林洁钰吸了一口气,再次重重的砸向玻璃。

“啪。”车身一晃,车门被一人打开。

“咚。”林洁钰手中的石头失去脱力,径直的砸向地面。

男人捂住有些昏沉的脑袋,甩了甩头,这才看清对着自己一脸呆愣住模样的陌生女人。

林洁钰斟酌着措辞,见他清醒的状态,毅然决然道:“我在救你。”

男人依旧沉默,空旷的海岸边,夜风肆虐着,呼哧呼哧的徘徊在耳畔。

最终,在男人摇摇晃晃了数下过后,单手重重的靠在车门上,因着气力的耗竭,他抬头看向女人,深邃的眸光氤氲着淡淡一层水雾。

他道:“会开车吧,我要去黎城。”

林洁钰愣怵片刻,幡然醒悟,“好,我……我会开车。”

男人又一次恢复沉默,绕过车头,直接坐进副驾驶位置上。

林洁钰酝酿好的措辞被生生的阻拦在喉咙里,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纵有豪情壮志,奈何遇人不淑,空有一腔抱负而郁郁而终,怎么想怎么憋屈。

“开车。”男人压着声量,显然很是疲惫。

偌小的车内空间,有一股淡淡的男士香水弥漫着,她不由自主的瞥向一旁,光线昏暗,只得模糊的注意到他的大致轮廓,很精致的侧面痕迹,从眉峰到喉结,随着他呼吸微微起伏的胸膛,不可抑制的,男Xing荷尔蒙充斥着整个嗅觉。

她收回赤果果的眼神,点火,踩着油门,一冲而去。

……

天色微亮,一缕曙光穿透厚实的云层,洋洋洒洒的落在车前。

林洁钰不会抽烟,可是当她看见男人衣服口袋里露出的烟盒过后,不知为何,竟然拿出来默默点燃了一根。

呛鼻的烟味熏得她呛咳不止,可是她依旧自虐般的吸一口吐一口。

平静的车子突然震动一下,副驾驶位置被人打开了车门。

男人好像恢复了神色,目光灼灼的落在她的身上。

“你醒了?”林洁钰尴尬的丢下烟蒂,指着身后的高速路入口,“上高速,直达黎城。”

男人看了一眼日头,嘴角微微扬了扬,很淡很淡的笑容,像极了苦笑,“不用了。”

“从你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失恋两个字。”林洁钰不可置否道。

男人回头,直视着她眼底的神色,依旧扬着嘴角,只是较之前一刻,少了半分苦涩,“从你刚刚的落寞背影看来,我也瞧出了被抛弃三字。”

“说起来,我们这好像是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

男人靠在车身上,目光瞥向车头凹进的痕迹,“能在那种地方相遇,或许我们挺有缘分的。”

林洁钰走近他身,她身高一米七左右,看着仍旧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她扬起下颔,笑靥如花,“我今天订婚,缺少一名男主角。”

“顾以辰。”他伸出右手。

“林洁钰。”两手合掌,显得异常合拍。

古雅的晟海庄园地处城北,坐拥天时地利,享有几百亩精心培育的珍贵植物,在庄园山顶处,设有顶级婚宴会场,是城中豪门贵族最喜爱的婚宴之地。

林氏与陈氏订婚宴,特别选择庄园A厅,B市几乎所有权富之贵皆数在邀之列。

只是,今天,离着仪式开始还有半个小时,订婚男女主角却双双未曾出席。

林沁噯描着精致的妆容,高傲的俯视着庄园外入园的豪车,心中的得意愈演愈烈,看她怎么收场。

陈景然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席的,他不是不敢来,而是不能来,林洁钰的Xing子在圈子里盛誉已久,疯狂起来,不仅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笑话,连带着所有接触的人都变成一个笑话。

而他也能料到,今天林洁钰也不可能会出现,高傲如她,怎么可能盛装出席来让人笑话!

所以,两人放佛心有灵犀般同时消失不见。

逃婚也比她大闹婚礼造成的影响弱许。

“都大半天了,人呢?让你们这些废物找个人都找不到,我养你们做什么?”林嘉承怒不可遏的扯了扯领带,隐隐之中好像有什么不祥的感觉浮现。

“看来老弟,今天这场订婚典礼孩子们一起给我们开了个玩笑啊。”陈总面露苦笑,到场嘉宾也悉数入座,看来他们是真的不准备出来了。

林嘉承轻叹,“走吧,去给贵客们解释解释,这样干等着也是笑话。”

“也好。”

两人一同走上仪式台,四周应酬交际的宾客见状,也是渐渐安静下来。

林嘉承面带歉意,拿着话筒,声音也是不乏带着些许嘶哑,“让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参加小女的订婚仪式,我林嘉承在此代替林氏感激各位的莅临,只是,小女和女婿似乎想要给我们一个惊醒,准备一起错过这场订婚,想要略过此举,直接结婚了啊。”

“是啊,林老弟,我们也就不这么麻烦了,孩子们想要干脆一点,我们何必阻挠。”

两人一唱一和,气氛有些微妙,有人掩嘴笑而不语,有人点头附和巴结。

偌大的会场,窃窃私语的音量已经遮掩过飘散而来的婚礼进行曲。

“看来你大伯快气疯了。”

林沁噯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母亲,嘴角轻扬,“这场好戏还没那么快结束。”

两人心照不宣的望着从台上走下后面无表情的林嘉承,笑意在脸上绽放的更为灿烂。

只是,还未来得及多享受这种愉快的气氛,林沁噯高扬的嘴角随着庄园外一辆破烂的现代轿车驶入后渐渐崩裂。

林洁钰来了?

她眉头微蹙,想不通她出现的目的。

而让她诧异的无非就是林洁钰竟然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高调出现了。

红艳的地毯上散落着片片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两人虽然衣衫有些略显平常,可是俊男靓女的组合,特别是那自然而然散发的优雅气质,就这般相携走过,也不知扼杀了多少菲林。

顾以辰凑到她的耳侧,笑意略深,“我觉得迎面走来的这个男人,下一动作会是给你一巴掌。”

果不其然,当林嘉承看见出现后的林洁钰过后,心口悬起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的放松,可是没想到下一步,她竟然挽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走进了会场。

在全场上百位名门达官面前,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耳光,她出轨了,还领着野男人毫不避讳的来了订婚仪式上。

林洁钰不躲不藏,等着男人盛怒之下给的耳光,却发觉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她抬头,正正的对上头顶上的另一只手。

顾以辰紧紧的握住男人的手,一如既往笑的温柔,“你应该是她的父亲吧,既然如此,我应该尊称你一句岳父大人。”

“滚,这里没你的事。”林嘉承目光如炬的瞪着林洁钰,“你给我进来。”

“爸,这是我的订婚仪式,少了男主角,那还怎么继续下一步。”

“你的男主角是陈景然。”他吼。

“陈景然他已经离开了,搭乘今早最早的一班飞机离开了B市。”

“纵使如此,越过订婚,你们直接结婚。”

“爸,你觉得我会稀罕一个跟林沁噯厮混过的男人嘛?”林洁钰细长的眼尾妖冶的扫过一脸看好戏的女人,话里放佛带刺一般毫不见血的刺进林沁噯的心口。

见她面上的从容瞬间碎裂,林洁钰再一次挽上男人的手。

这场订婚是在满城笑话中结束的,传闻当日到场嘉宾无一不是满面堆笑,就好似看了一场久违的豪门家族大戏,人人Chun风满面离场。

娱乐版头条更是连续一周孜孜不倦的报道着那日新闻,从准新郎中途换人到前新郎与林氏另一小姐公寓调情,一幕一幕,步步相扣,几乎就是本年度最佳影片,无人敢驳。

“啪。”林嘉承满面戾气,双手一扯,手中的报纸瞬间一分为二。

林夫人保持沉默,从那日订婚结束过后,林氏股价受此连累,而这些新闻却是乐此不疲的重复报道着,恨不得再在这混乱的一系列笑话中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个死丫头呢。”林嘉承看向林夫人,咬牙切齿的磨着字。

林夫人摇头道:“这几天没有回来过。”

“给我冻结她的所有银行卡,把公司里的职位腾出来,还有,房产车子所有都收回来,今天我就让她知道,忤逆了我这个父亲,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一无所有。”

林夫人未曾回复,拿出手机,将命令直接下达给公司秘书。

对于褫夺这个大小姐的权利,于她这个后妈而言,求之不得。

只是,外人眼中,她依旧是温文尔雅,处事待物不徇私心的名门贵妇。

林洁钰窝在自己的公寓里已经连续三天了,她早就料到总有一天自己忤逆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父亲后会被他收回一切,所以早在一年前偷偷的买下了这里。

她林洁钰可不是什么临到头而自乱阵脚的弱女子。

京城里那些流言蜚语,那一项都是真的。

她强势,霸道,斤斤计较,记仇,毒舌,得理不饶人,败家,小气,自以为是。

她好像真的挺渣的!

“咚咚咚。”房门被轻叩响起,林洁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这才想起三天前那个你娶了我就得对我负责的男人。

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眉头的跳动,好像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

“我饿了。”男人毫不客气的推开门,视线有一瞬间被屋内的闷气蒙蔽,他往后退了一步,确信黑沉的屋子里还有一个活物蠕动着。

“厨房橱柜上有红烧牛肉、酸辣肥肠、香菇鸡肉、笋干烧肉,麻辣排骨,随便挑。”林洁钰将被子拉过头顶,继续自我颓废着。

男人大步跨前,将女人扒拉出来,面无表情,道:“我不吃速食面。”

“给我泡一碗,谢谢。”

男人一言未发,直接径直走到窗前,呼啦一声,将厚重的窗帘拨开。

刺眼的眼光争先恐后的进入眼帘,林洁钰急忙闭上双眼。

当熟悉了光线过后,她睁开眼,恶狠狠的瞪着斜靠在墙上,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男人。

,他背对着窗户,阳光金辉散落在他身后,他睁着眼,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自己。

下意识的四目相接,她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这个陌生的未婚夫。

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

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她香了口口水,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加剧。

他狭长的眉角浮动着异样的情愫,撩动着自己心口本是本本分分的小鹿,当他俯身凑到自己面前,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面容上,不由自主,脸颊一阵一阵发烫发热。

林洁钰诧异的缩了缩脖子,避开他耍流氓般炙热的眼神,轻咳一声道:“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的谈一谈了。”

顾以辰索Xing直接坐在床边,饶有兴味的看着她。

“这里是我家。”

“我没有打算要更换婚前财产的打算。”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离开了。”

“我们订婚了。”他直言。

“你还真当真了。”林洁钰嗤之以鼻。

“你的意思是你反悔了?”

林洁钰瞧着男人语气的突然转换,连带着本是温和从容的眉间刹那外泄些许戾气,恍若一只沉睡中的猛兽瞬间被人惊醒,那不悦的神情清晰明了。

这里是一处普通公寓,虽说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楼层也不高,唯一弊端安保系统不是那么完善,她能想到如果自己突然死了,估计十天半月也不会有人发现尸体。

不可抑制的,她有些怯场。

“你在害怕?”顾以辰眉角弯弯,笑的人畜无害。

“我只是说实话,订婚不过就是一场戏而已,戏完了,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定位了。”

“既然如此,我邀你陪我演一场戏如何?”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眼底泄露的彷徨,笑意更深。

“什么戏?”

顾以辰拿出手机,翻开日历,调出事件档案:“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缺少一名女主角。”

“……”

民政局前,林洁钰愣愣发呆的瞪着手心里静静躺着的红本子,突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临行前,他说了什么?

“你订婚少男主角,我可以替你演一场戏。”

“今天我结婚少了女主角,你是不是应该也陪我演一场戏?”

“既然你同意演戏了,把户口本身份证带上。”

“民政局有认识的人,可以替我们做一个伪证,你放心,没有宣誓过的婚姻都不是婚姻。”

“我只是也想学着你的样子让所有看笑话的人目瞪口呆的收场罢了,结婚?那就是一个笑话!”

林洁钰摇了摇头,阳光有些炎热,落在头顶上,烧灼着皮肤嗞啦嗞啦的疼。

“好了。”顾以辰将其中一本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呢?”林洁钰走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各回各家。”顾以辰随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婚礼现场,已经延期,确定下来我会亲自来接你。”

“那这个结婚证——”

“别当真,我们没有宣誓。”他坐上车,反手一扣。

林洁钰傻愣在原地,瞧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红艳的结婚证上阳光洒落,金色印鉴熠熠生辉的闪烁着。

她眉头微蹙,好像被骗了。

“咔嚓。”

刺眼的闪光灯在她眼前晃了晃,林洁钰慌乱的抬头望去,两名记者正举着相机毫不迟疑的抓拍下了她手里拿本红灿灿的结婚证。

“林小姐,请问刚刚跟你一起走去民政局的那位先生就是你的丈夫吗?可以透露半分他的身份信息吗?”

记者举着录音笔,全方位拦截她的去路。

林洁钰提着皮包半遮面,拦下计程车,直接闭口不谈的坐进去。

“外间传言是你劈腿移情别恋,看今日情形,你真的踢开陈大少爱上了别的男人。请问林总同意你不顾合作商恋上他人吗?”

林洁钰对着镜头礼貌Xing的挥了挥手,提起陈景然,她就恨不得将这本假结婚证扔他头顶上。

记者急忙拍下她晃着结婚证,微微含笑的模样,看情形,像极了幸福满溢的小女人。

林氏大宅,林嘉承将报纸狠狠的摔在桌上,目光如炬的瞪着从一开始就从容的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女人。

林夫人自觉的退出客厅,躲在房间里,得意的听着动静。

林洁钰放下茶杯,斜睨一眼怒不可遏状态下的男人,轻声道:“人到中年,要注重保养,别还没到老年,就中风偏瘫。”

“你——”

“虽然说我不孝,可能你瘫了也不会照顾你,可是我怕我那个年轻貌美的后妈见你半身不遂,万一红杏出墙了怎么办?林氏这么大的家产,可别到最后是你替别人赚的。”

“林洁钰。”林嘉承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这个逆子,却又不得不隐下怒火,“结婚证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我结婚了。”

“你敢!”

“为什么不敢?”林洁钰直视着男人满眼的噌噌燃烧的怒火,站起身,两两对视:“我的户口本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我为何不能让它多写上一个人?”

“林洁钰,你别忘了,是谁把你养大的,给我离了,立刻、马上,还有跟我去陈家道歉,你要多一个人可以,这个人只能是陈景然。”

“那可抱歉了,陈景然没那个资格上我的本子。”

“啪。”林嘉承忍无可忍的挥下手掌,咬牙切齿的磨着字,“这些年你在外面如何的嚣张跋扈,我可以不管不问,现在你用自己的脸丢林家的名声,如果你不离,就给我滚出去,从今以后,别说自己姓林。”

“我也不想姓林,可谁叫你偏要跟我母亲一个姓。”林洁钰拿起手包,毅然决然的离开。

“林洁钰,我能给你所有,我就有本事让你一无所有。”

林夫人觉得自己到时候出去了,急忙推开房门,将前脚踏出去的林洁钰一把抓住。

她泪眼朦胧,梨花带泪的看着她,“钰钰,别惹你爸爸生气,道个歉,都是一家人何必闹得这么不愉快。”

林洁钰轻轻的推开她的手,嘴角勾勒半分笑意,“林夫人,别用这么我见犹怜的眼神,更别说这些让人反胃恶心的语气,更别这么虚情假意的劝诫我,你这样子,太过虚伪。”

“钰钰——”

“还有,别叫我Ru名,你不配。”

“林洁钰!”

林洁钰扬了扬头,转过身对着盛怒中就差燃烧起来的父亲,轻声道:“曾经外公把权利交给您之前,说过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我相信您也还记得。”

林嘉承面上一沉。

“我能捧你的时候,你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我若松手,你不过就是一地的废物渣子!林氏是外公施舍给你的,林氏是母亲不计前嫌送给你的,我虽姓林,可是不是你的林!别说让我改姓,你!没!资!格!”

 
    推荐商家 全部商家>>
水果1号店
水果1号店
 电话:18088744765
爱弭儿国际幼儿园
爱弭儿国际幼儿园
 电话:0455-7995588
三陶教育
三陶教育
 电话:15045439990
麒麟宾馆+麒麟烧烤基地
麒麟宾馆+麒麟烧烤基地
 电话:0455-5999995
昊宸珠宝
昊宸珠宝
 电话:0455-7932992
肇东小桔灯作文培训学校
肇东小桔灯作文培训学校
 电话:13633690044
咱家小院铁锅炖
咱家小院铁锅炖
 电话:15114657990
水映江南
水映江南
 电话:0455-8185858
关于我们
网站介绍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新手帮助
关于置顶
发布信息
登记电话
商家联盟
广告服务
网站广告
微信广告
DM报纸
付款方式
微信二维码
客服电话
0455-7777356
0455-777735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00
Copyright @ 2009-2019 肇东信息网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黑ICP备14004386号-1 

黑公网安备 231282020001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