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记(十三至十五)

类别:伤感短句 | 发布时间:2015-12-01 | 人气值:599

(十三)激战狼群

啊呀有狼!睡到半夜,被胡二叉的突然一声惊嚎惊醒。只见胡二叉双手紧紧抓着身边的螺丝杆,双腿痛苦的向胸口蜷缩,他的右脚脚后跟被一只窜起的狼一口撕下了一大块,顿时血淋淋的鲜血直流。。。

怎么办?被吓懵了的俺顿时紧张起来,傻乎乎的问。

赶紧打呀。。。胡二叉痛苦的说。

好。说时迟那时快,俺抡起钢管对准那些正在拼命往上扒的还有那些在四周上蹿下跳的狼,狠狠的打去。。。

钢管碰住水泥地面火星四射。挥动钢管乱舞,打狼只打得俺两眼直冒金星,晕头转向,两胳膊两腿酸痛发麻,俺是拼尽全力和拼上老命来了!

第一只被打死的狼,被狼群一哄而上啃食个精光。。。狼群暂时安静了一小会儿。

夜色下,围绕在四周的群狼像幽灵一样来回走动,一双双眼睛泛着绿光 ,阴森恐怖!胡二叉还在呻吟,俺越发紧张害怕!

就这样,一夜之间俺手持钢管,打退了狼群一次又一次的反扑。。。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东方泛起了鱼白肚。所剩的几只狼渐渐地向远处退去,最后变成了小黑点消失在远方,消失在草原深处。。。

俺累得筋疲力尽!当年,俺才一十三岁啊。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俺把胡二叉弄下水泥墩,胡二叉由于失血过多,再加上疼痛,几度昏迷。胡二叉走不了路,你一百三四十斤重,兄弟俺背不动你,你叫俺咋办?愁死人了!

兄弟,俺不能撇下你!就算是一起死也不能撇下你啊!俺把床毯撕成条,绑成一个圈,一边套住胡二叉的胸脯和双臂,一边挂在自己的双肩上,拄着钢管,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汗流浃背饥渴难耐。。。

兄弟,就是一步步的拉,俺也要把你拉出草地!

(十四)胡二叉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卖俺为奴

当当地的牧民们把我们救下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一个月后,从阿巴嘎旗医院出来,俺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了!俺并不后悔,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为朋友两肋插刀嘛,俺愿意!

胡二叉家的毡房很小,里里外外都脏乎乎的。毡房内外充满着一股刺鼻的膻味,又骚又臭怪味烘烘的!胡二叉一家呜哩哇啦的说的全是蒙语,俺半句也听不懂。从表情上看,胡二叉的爹娘对俺好似乎并不待见!倒是他的妹妹长得还算漂亮!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俺。小妹,你老是盯着俺干啥?没见过长这么帅哥的男人是么?俺又不是外星人!

胡二叉说他从小就是吃着羊肉喝着马奶长大的。俺在他家住了大约一星期,一口羊肉没见着,一滴马奶没闻过。全部吃的那种食物,蒙古话俺听不懂叫什么名字,样子和吃起来都有点儿像地瓜,但是一点儿都不甜。煮饭的干牛粪和干马粪都很奇缺,燃烧起来也臭气烘烘的,大冒狼烟。。。

那天胡二叉说,与其一直这样,还不如带俺去打工。打工既能挣钱又能养家,生活好,来去自由,体面又光鲜。。。

好!就去打工!现在就走。俺附和着说。

就这样,大俺一两岁的胡二叉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将恩作仇,他骗俺,把俺带去黑工坊卖俺与人为奴!

那黑工坊恶劣的行径,把人当牲口般的往死里折磨,残酷欺压我们,令人发指的禽兽行径,残暴行径惨绝人寰!!!

俺真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穴。。。

(十五)黑工场里的残暴行径惨绝人寰!!!

工头表面上和蔼可亲!谈好的是去工厂开机器,每个月300元工钱保证准时发放。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四个星期天过。俺满意得不得了,也高兴的不得了,特别兴奋与期待!

箱式货车车厢内黑洞洞的,把俺和另外一名工友拉走了。胡二叉没有去。

货车七折八拐绕了几个圈,兜了几天几夜才把俺们拉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荒郊野岭外。。。

原来,那工坊是专做沤麻、剥麻生意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器!全是骗人的。一个很大的池塘,四周用高高的砖墙围起来,上面拉起了铁丝网,远远望去就像监狱一样。我们足足迈过三道大门才进入工场。每道大门两边都有两只凶恶的大狼狗把门。那些畜生呲牙咧嘴凶相毕露,目露凶光恨不得把人活吃了!还不要说,它们还真是撕吃过活人呢!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难以令人相信。

沤麻坑边,令人作呕的臭味简直比死老鼠还臭几百几千倍!!!俺和那位工友立刻呕吐了起来。俺把胃里的食物吐个干净且还不算,简直是要把肠胃都呕吐出来!工场里的奇臭怪味实在是熏口刺鼻!

偌大个工场里只有两三个工人,都在那里埋头干活(剥麻),看见我们进来像没有看见似的,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一个个木登登的像木头人,像干活机。咦?难道他们都是犯人?都是奴隶?怎么一个个脚脖都被铁链子拴着?

他们目光呆滞,双手不停的机械的剥着麻皮,各个头发散乱衣服破烂脏乎乎的,衣不蔽体。。。似乎是十多年都不曾脱下来换洗过!太恐怖太瘆人了!见此情景,俺和那位同来的工友什么都明白了,我们都被吓懵了!!!

果然很快我们就被毒打,被罚饭,被锁铁链,被折磨,被恫吓,被逼干活。。。同来的那位工友宁死不屈,非常坚强,一下子就疯掉了!

越疯癫,越不肯就范,越被折磨,越被毒打!时常是在半夜里,还能听到他们毒打他,折磨他,和他凄惨的哭叫声,瘆在夜空,瘆在这惨无人道的魔鬼地方。。。

寒暑易往,是的,俺被关在那里三年多。三年多受尽了屈辱和非人的折磨!经常被毒打得伤痕累累。终日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暗无天日的生活。。。

三年多,俺几乎就没有洗过一次澡,换过一次衣服,吃过一顿饱饭。衣服朽的比纸还朽,轻轻一碰就破;身上臭得比那沤麻坑里的脏水还臭!烈日炎炎天,俺的双腿都被泡烂了,溃烂处流脓生蛆,蚊叮虫咬,俺每天疲惫不堪钻心般的疼痛难受!十冬腊月天,薄冰敷面,站在水里干活,锥心刺骨,寒颤连连!每天十几个钟头下来,浑身被冻得乌紫青红失去知觉。。。

春天一到,寒风还没有得马上退去,发给俺们每人的那身脏乎乎臭烘烘,破破烂烂的棉衣,立马就被那帮畜生给收了回去。。。

自从俺进去之后,那黑工场里又陆陆续续的骗进去过三四个人。有两个年轻人是一起进来的。百密总有一疏,听说那两个人还是想办法一起逃跑了。遗憾的是,有一个人没跑多远,就被那些凶残的狼狗给追回来了,当着大家的面,被活活的给咬死了。。。

三年中,最先在里面的三个人,死了两个。和俺一起进去的那个被折磨疯了的疯子,不知在什么时候也不见了。有个工友怀疑疯子是被活埋了。真不知道他是怎样知道的。

那人被咬死不久,想着那个血淋淋的场面,俺连惊带吓,外加感冒,也彻底的倒下了。。。

迷迷糊糊之中,俺泪流满面。。。说实话,俺真的是不怕死!过着那生不如死的地狱日子,死,或许是一种最好的解脱!但是,俺不能死,也不想死,俺还没有找到亲人呢!妈妈,你们在哪里?如果俺就这样走了,俺还没有跟您端过一碗水,捧过一杯茶呢!俺就要这样走了,对不起,俺不孝啊!妈妈。。。

原谅俺吧!妈妈!但愿得有来生,来生俺与您不离不弃,俺愿意做牛做马,结草衔环来报答您,来赡养您!!!

(未完待续)(十三)激战狼群

啊呀有狼!睡到半夜,被胡二叉的突然一声惊嚎惊醒。只见胡二叉双手紧紧抓着身边的螺丝杆,双腿痛苦的向胸口蜷缩,他的右脚脚后跟被一只窜起的狼一口撕下了一大块,顿时血淋淋的鲜血直流。。。

怎么办?被吓懵了的俺顿时紧张起来,傻乎乎的问。

赶紧打呀。。。胡二叉痛苦的说。

好。说时迟那时快,俺抡起钢管对准那些正在拼命往上扒的还有那些在四周上蹿下跳的狼,狠狠的打去。。。

钢管碰住水泥地面火星四射。挥动钢管乱舞,打狼只打得俺两眼直冒金星,晕头转向,两胳膊两腿酸痛发麻,俺是拼尽全力和拼上老命来了!

第一只被打死的狼,被狼群一哄而上啃食个精光。。。狼群暂时安静了一小会儿。

夜色下,围绕在四周的群狼像幽灵一样来回走动,一双双眼睛泛着绿光 ,阴森恐怖!胡二叉还在呻吟,俺越发紧张害怕!

就这样,一夜之间俺手持钢管,打退了狼群一次又一次的反扑。。。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东方泛起了鱼白肚。所剩的几只狼渐渐地向远处退去,最后变成了小黑点消失在远方,消失在草原深处。。。

俺累得筋疲力尽!当年,俺才一十三岁啊。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俺把胡二叉弄下水泥墩,胡二叉由于失血过多,再加上疼痛,几度昏迷。胡二叉走不了路,你一百三四十斤重,兄弟俺背不动你,你叫俺咋办?愁死人了!

兄弟,俺不能撇下你!就算是一起死也不能撇下你啊!俺把床毯撕成条,绑成一个圈,一边套住胡二叉的胸脯和双臂,一边挂在自己的双肩上,拄着钢管,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汗流浃背饥渴难耐。。。

兄弟,就是一步步的拉,俺也要把你拉出草地!

(十四)胡二叉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卖俺为奴

当当地的牧民们把我们救下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了。

一个月后,从阿巴嘎旗医院出来,俺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了!俺并不后悔,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为朋友两肋插刀嘛,俺愿意!

胡二叉家的毡房很小,里里外外都脏乎乎的。毡房内外充满着一股刺鼻的膻味,又骚又臭怪味烘烘的!胡二叉一家呜哩哇啦的说的全是蒙语,俺半句也听不懂。从表情上看,胡二叉的爹娘对俺好似乎并不待见!倒是他的妹妹长得还算漂亮!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俺。小妹,你老是盯着俺干啥?没见过长这么帅哥的男人是么?俺又不是外星人!

胡二叉说他从小就是吃着羊肉喝着马奶长大的。俺在他家住了大约一星期,一口羊肉没见着,一滴马奶没闻过。全部吃的那种食物,蒙古话俺听不懂叫什么名字,样子和吃起来都有点儿像地瓜,但是一点儿都不甜。煮饭的干牛粪和干马粪都很奇缺,燃烧起来也臭气烘烘的,大冒狼烟。。。

那天胡二叉说,与其一直这样,还不如带俺去打工。打工既能挣钱又能养家,生活好,来去自由,体面又光鲜。。。

好!就去打工!现在就走。俺附和着说。

就这样,大俺一两岁的胡二叉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将恩作仇,他骗俺,把俺带去黑工坊卖俺与人为奴!

那黑工坊恶劣的行径,把人当牲口般的往死里折磨,残酷欺压我们,令人发指的禽兽行径,残暴行径惨绝人寰!!!

俺真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穴。。。

(十五)黑工场里的残暴行径惨绝人寰!!!

工头表面上和蔼可亲!谈好的是去工厂开机器,每个月300元工钱保证准时发放。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四个星期天过。俺满意得不得了,也高兴的不得了,特别兴奋与期待!

箱式货车车厢内黑洞洞的,把俺和另外一名工友拉走了。胡二叉没有去。

货车七折八拐绕了几个圈,兜了几天几夜才把俺们拉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荒郊野岭外。。。

原来,那工坊是专做沤麻、剥麻生意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器!全是骗人的。一个很大的池塘,四周用高高的砖墙围起来,上面拉起了铁丝网,远远望去就像监狱一样。我们足足迈过三道大门才进入工场。每道大门两边都有两只凶恶的大狼狗把门。那些畜生呲牙咧嘴凶相毕露,目露凶光恨不得把人活吃了!还不要说,它们还真是撕吃过活人呢!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难以令人相信。

沤麻坑边,令人作呕的臭味简直比死老鼠还臭几百几千倍!!!俺和那位工友立刻呕吐了起来。俺把胃里的食物吐个干净且还不算,简直是要把肠胃都呕吐出来!工场里的奇臭怪味实在是熏口刺鼻!

偌大个工场里只有两三个工人,都在那里埋头干活(剥麻),看见我们进来像没有看见似的,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一个个木登登的像木头人,像干活机。咦?难道他们都是犯人?都是奴隶?怎么一个个脚脖都被铁链子拴着?

他们目光呆滞,双手不停的机械的剥着麻皮,各个头发散乱衣服破烂脏乎乎的,衣不蔽体。。。似乎是十多年都不曾脱下来换洗过!太恐怖太瘆人了!见此情景,俺和那位同来的工友什么都明白了,我们都被吓懵了!!!

果然很快我们就被毒打,被罚饭,被锁铁链,被折磨,被恫吓,被逼干活。。。同来的那位工友宁死不屈,非常坚强,一下子就疯掉了!

越疯癫,越不肯就范,越被折磨,越被毒打!时常是在半夜里,还能听到他们毒打他,折磨他,和他凄惨的哭叫声,瘆在夜空,瘆在这惨无人道的魔鬼地方。。。

寒暑易往,是的,俺被关在那里三年多。三年多受尽了屈辱和非人的折磨!经常被毒打得伤痕累累。终日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暗无天日的生活。。。

三年多,俺几乎就没有洗过一次澡,换过一次衣服,吃过一顿饱饭。衣服朽的比纸还朽,轻轻一碰就破;身上臭得比那沤麻坑里的脏水还臭!烈日炎炎天,俺的双腿都被泡烂了,溃烂处流脓生蛆,蚊叮虫咬,俺每天疲惫不堪钻心般的疼痛难受!十冬腊月天,薄冰敷面,站在水里干活,锥心刺骨,寒颤连连!每天十几个钟头下来,浑身被冻得乌紫青红失去知觉。。。

春天一到,寒风还没有得马上退去,发给俺们每人的那身脏乎乎臭烘烘,破破烂烂的棉衣,立马就被那帮畜生给收了回去。。。

自从俺进去之后,那黑工场里又陆陆续续的骗进去过三四个人。有两个年轻人是一起进来的。百密总有一疏,听说那两个人还是想办法一起逃跑了。遗憾的是,有一个人没跑多远,就被那些凶残的狼狗给追回来了,当着大家的面,被活活的给咬死了。。。

三年中,最先在里面的三个人,死了两个。和俺一起进去的那个被折磨疯了的疯子,不知在什么时候也不见了。有个工友怀疑疯子是被活埋了。真不知道他是怎样知道的。

那人被咬死不久,想着那个血淋淋的场面,俺连惊带吓,外加感冒,也彻底的倒下了。。。

迷迷糊糊之中,俺泪流满面。。。说实话,俺真的是不怕死!过着那生不如死的地狱日子,死,或许是一种最好的解脱!但是,俺不能死,也不想死,俺还没有找到亲人呢!妈妈,你们在哪里?如果俺就这样走了,俺还没有跟您端过一碗水,捧过一杯茶呢!俺就要这样走了,对不起,俺不孝啊!妈妈。。。

原谅俺吧!妈妈!但愿得有来生,来生俺与您不离不弃,俺愿意做牛做马,结草衔环来报答您,来赡养您!!!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