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名”所想到的

类别:励志短句 | 发布时间:2019-11-17 | 人气值:599
  8月5日,两名中国男游客在柏林市中心国会大厦前互相行纳粹礼,并用手机为对方拍照,被警察拘留,后来这两人各缴纳500欧元保释金,暂时被释放。一时间这两位中国游客名闻天下,不知道天下闻“名”,是不是他们行纳粹礼的初衷,如果是,他们也算是实至“名”归了!

  人人都要“名”,什么是名呢?甲骨文中的“名”,口:叫喊,夕:黄昏。可见造字的本意是表示天黑时父母呼叫孩子回家,它是人本性本真的反映,后来衍生出很多意象,其中最能反映人性本真的,即是“名声”、“名誉”。

  “名”,它很重,重于泰山;又很轻,轻于鸿毛。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也摆脱不了名的纠缠。可以说对名无动于衷的人是不存在的,因此人自从生下来那天起,就无法摆脱名利的绳索。对名的追求,往往伴随着利同行。但这是无可非议的,只要不跨越度的极限;就不应该横加指责。可贵的是一个人既能服务社会,又能享受生活,而又不损害他人,这样的人可以授之于“人”的称号。

  有许许多多耿直清纯之人,视“利益”如粪土,即使在乱世或物欲横流的世界,也能出淤泥而不染,高洁伟岸,傲立于世。用自己的晶莹洁白之身,打造一方亮丽的空间。

  屈原在那个“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时代,为节操,愤而投江,决不沾染污浊肮脏之气,遗留清名。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而折腰,愤而归隐,躬耕田园,饮酒赋诗,不亦乐乎?其人生之光耀,光照古今。

  李太白蔑视权贵,愤世嫉俗,游山玩水,留下千古诗章,惠及后人,其璨璨之声誉,可与日月同辉。

  包拯身居高位,英明刚直,执法不避亲党,秉公理政,铁面无私,为民请命,留名青史。

  鲁迅铮铮铁骨,虽受动荡黑暗之迫害之下,却以自己孱弱之躯,向腐败透顶的社会发出猛烈地抗击,其名声震古今。

  周恩来功勋卓著、品德崇高、人格光耀,铭记在人民心中!他们之名声,洁如碧玉,皓如日月,声如雷霆,香远益清,熏染后世。

  也有许许多多的人以天下苍生为刍狗,草菅人命,为害天下,如希特勒、墨索里尼之流,臭名昭著,遗臭万年!被人们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有的人想不朽于世,但他们或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虎,或游手好闲,偷鸡摸狗,危害乡里,或出卖民族国家利益,或鱼肉人民,或徇私枉法,强奸民意,或不择手段,聚敛钱财,或生活糜烂腐败,醉生梦死,或以权谋私,沟壑难平,或蝇营狗苟,毫无自尊,或勾心斗角,笑里藏刀……凡此种种,有的人性丧失,灵魂肮脏卑劣,如茅坑一样的恶臭不堪,虽磨尖脑袋,也难以留下好的名声。即使有心栽花,也难得其果。远的不说,近的譬如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薄熙来、徐其耀、许永迈之流。凡此例子,从古到今,从中到外,举不胜举,其最终必被人民和历史所唾弃!

  名可以成就人生,也可以断送人生;成就人生之名必然有益于大众,断送人生的名,必然是社会的蛀虫和渣滓。有益于大众之名重于泰山,蛀虫和渣滓之名轻如鸿毛。什么样的人经营什么样的名,名就像贴在身上的标签,虽然无形,但却美丑分量不同。

  从质的角度来说,有好名和坏名之分。有些人胸怀祖国、社会、民族和人民,“齐家,治国,济天下”,以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为本,中正无私,坦诚做人,兢兢业业,克己奉公。或虽然平凡,默默无闻,但任劳任怨,奉献社会;或与时俱进,锐意进取,忠诚报国;或身居高位,恪尽职守,廉洁自律,忧国忧民;或保家卫国,悍不畏死,慷慨赴义,无怨无悔;或播撒真理爱心,慷慨无私,牺牲一切,在所不惜……凡此种种,无一不是深受人民爱戴之人,他们虽然并没有汲汲于名,但名誉之光环自然会闪耀在他们的身上。

  十九大,举世瞩目,新一届党中央领导人,伟大的习主席,站在世界的最高峰,高瞻远瞩,以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以包容天下的无私精神,以济世救人的悯人情怀,慷慨地贡献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普度众生的特效良方,以脚踏实地的行动引领未来,给中国,也给世界,带来了强劲的动力和活力,光明和希望!其德耀古今,赫赫之美名,与宇宙同在,同日月齐光,万古传唱!

  名,个性各异,丰富芜杂,良莠不齐。好的名应该是精神的儿女,如鲜花般美丽,若泰山般高大,像宝石般晶莹,似海洋般博大,同生命般珍贵,犹百合般芳醇。这样的名一定是心灵之花的绽放,其魅力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有的名如虎狼般的凶残,若蛆虫般可恶,像粪便般恶臭,似毒蛇般恶毒,同严冬般冷酷,犹死神般的厌恶;一时即便是绚烂的桃花,但也掩其淤血脓包的本质!它是自私自利的代称,是罪恶的别名。

  人一出生,如同树种刚刚长出嫩芽,因生长环境和努力方向不同,其结果迥然各异。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有的人会潜心经营,有的人会顺其自然,讲究水到渠成;有的人会胡乱涂鸦,有的人恶意描画。

  心胸坦荡态度坚贞之人,在人生之路上,能够面对各种挑战,抗击各种物质利益的诱惑,能够坚守良心和人性的底线,即使曲折坎坷,但也能百炼成钢。他们有的无意于名,但美名却能向他们翩翩飞来,不舍不弃;有的终生打造美名,一丝一毫玷污其美名的作为,也不屑为之,其一生就像一块完美无瑕的璧玉,让所有善良正直之人心生崇敬爱戴,没有丝毫亵渎猥琐之情。所有接触到其名的人,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即使生命像小草般的平凡柔弱,但也要坦坦荡荡,活出自己的风格,无愧于人和生命的称号,虽没有掷地有声的名声,但也能漫溢出幽兰和梅花的清香,且香远益清!

  心胸狭隘庸俗冷漠自私势利之人,会用心中流出来的污泥浊水涂抹一生之名,其道道笔画散发出来的腐烂之气,令人作呕。这样的人如同行尸走肉,没有了精神,缺失了灵魂,千夫所指,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样的人还不如死去!即便“把名字刻入石头”,也难逃众人的口诛笔伐,难逃历史的审判!

  记得臧克家在《有的人》一诗中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如此黑红薄厚重轻丑美之名,天地悬殊。愿美名像无垠大海中的灯塔,永远为我们指明航行的路!

  你听,历史的深处,回声阵阵:“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催人猛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