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短句 > 半夏晚年

半夏晚年

类别:爱情短句 | 发布时间:2016-03-28 | 人气值:599

那一年,她十七,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奋不顾身前往一个从未熟悉的城市,只因为他说了一句“我想你了”。

刚下火车,收到短讯“亲爱的!对不起,临时有事,不能去接你了,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女孩脸上坦然一笑,有点小失落,但在心里安慰自己,他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出了车站口,有男的帮女生轻松接过行李,递上水,还有些举着牌子在等人,身边不断。有人走过,问着同学你到哪里,坐车吗,住店吗,女孩客气的摇了摇头说不用了。穿过广场是一片林荫大道,大片的玉兰花开满了整个枝头,两旁矗立着古老的房子,无轨电车有序的行驶。顺着一段坡路,到了一座教堂,大门紧闭着,很多情侣在拍婚纱照。蓝天下,暖暖的阳光洒在新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偶尔有小孩调皮的走过,激起一群白鸽,飞过,吹起洁白的婚纱裙摆,人生最美好的时刻,可能只是一瞬间。看到此景,女孩眼神中透露出渴望的神情,幻想着,也许过不了多久,她们也能像这些情人一样,穿着洁白的婚纱,温情的拥吻。

沿着几条小道,便听到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伴着临近黄昏的微光,夕阳斜照在岛边的灯塔上,废旧了许久的模样,似乎早已没有了昔日的辉煌。如今,看起来依然很美。

女孩漫无目的的走着,路边的白玉兰偶尔被风吹落几片花瓣,飘落在脚旁,白色的匡威帆布鞋,一直是她的最爱,配着一身白色长裙,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海风吹过她的脸,感到一丝微凉,独自找了一个长椅坐下,背包放在身旁,还不是很暖和的季节,依然有着孩子在沙滩挖着贝壳,螃蟹,偶尔有小商小贩走过,拿着珍珠贝壳装饰品叫卖,最后看中了一个用海螺做成的乌龟,戴着金丝边眼镜。两只乌龟相对着头,趴在贝壳中间凸起的棱角上,她希望可以像这两只乌龟,虽然行动缓慢,但最后会走到一起,可以慢慢的欣赏一路上的风景。人生长短不重要,关键是陪谁一起走。

忘记过了多久,听见有人叫“欣怡”女孩看去,男生满面桃花的跑了过来,额头上渗出了几滴汗珠,递上一杯CoCo珍珠奶茶,是她喜爱的,趁热喝吧,男生温柔的说道,女孩连忙把包放在腿上,让他坐下,男孩见她穿的这么单薄,说不冷吗,顺手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露出白色的衬衫洁白如雪。

他还是那么爱干净,她捧着奶茶说,因为我想让你见到我的第一面是最美的,是的,男孩曾经说过,最喜欢看她穿长裙的样子。牵起她的手说“走,欣怡,带你去一个地方”,女孩问哪里,男生说到了就知道了,来到临近的公交站,坐上了2路电车,经过几站,来到一条喧闹的小街。

此时天色渐黑,高楼大厦的城市看不见星光,只有灯光照亮夜的黑,女生指着这个说我要吃,那个也要,有时候,也挺羡慕她爱吃却怎么也不会胖的身材,看到机器里转着棉花糖,便想起小时候,两个人吃一个,最后嘴巴都碰上了对方的脸,一回忆起,便有淡淡的羞涩,那时候的幸福很简单,那种甜都能渗进骨子里,如今还是这样,一口一口咬掉整个,一不小心碰到对方的嘴,两个人便大眼瞪小眼,哈哈一笑。

到了电影院,男孩买了两张票,分手合约。她喜欢白百合,有她的电影都爱看,说能从她的身上看到自己大大咧咧直爽的性格,这是第一次他陪她看电影剧中的白百合总是以清纯的形象示人,不像那些虚拟繁华都市里的人一样,有着无限的欲望,让人望而却步。而白百合给人多增加了一份真实感,不妩媚,不做作,看到五年后两个人设计的遇见,两个人都笑了,觉得真幽默,女孩问他“如果我们分开五年,你还会继续爱我吗”,男孩说,“别瞎想,别说五年,就算是五十年,我也愿意等,如果你敢嫁别人,我就……”说到这儿,犹豫的停了,女孩追问着,你要怎么样啊,男孩沉默的笑了笑,我就娶别人,女孩挥起小拳头打在他的背上,他连作疼痛状哎呦的叫了几声,说公众场合,注意形象,这才想起还在影院,嘟着嘴说,“还不是因为你,把我的淑女形象都毁了”,男生小声的在耳边对她说,“欣怡,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女孩嘲讽他,只会说些花言巧语,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看完电影,男孩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店,安顿她住下,女孩突然说,“如果我得了不治之症你还会爱我吗,”男孩皱了皱眉,“如果是真的,明天我就娶你,然后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叫上所有的亲朋好友,让他们共同见证我们的爱情,不管有没有明天,剩下的日子都由我陪你走完,若是你一个人走了,我用后半生,回忆曾经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就够了,”女孩说,“别傻了,开个玩笑啦!那么认真做什么,就算是真的,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孤独终老,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女生替我去爱你,然后生一个像我一样可爱的女儿,不是很好。”男孩说,“除了你,再也不会有别人走进我的心”,听到这里,女孩心里感到十分欣慰,她在心里发誓,一定要让男孩幸福。“文博,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吧,到了回个电话。”虽然很舍不得,还是说出了口,男孩抱过女孩,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晚安,亲爱的!”挥挥手,走了。

清晨,阳光斜照进窗台,几缕光线射进,“我们总是期待那个约定……”的铃声响起,女孩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接通了电话,那边说,今天学校社团组织活动,请不了假,等忙完,一有时间我就去找你,先随便在附近走走吧。她相信他,所有的话都不曾会怀疑。现在想想,他们在一起三年了,却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城市。

总是记得,小时候,男孩会很早起来到隔壁两条街去排队帮她带早餐,她也很珍惜,真怀念从小青梅竹马的感觉,快要毕业了,在为以后的生活打算,他曾承诺要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其实在女孩心里,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不管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她也愿意,想到这儿女孩起床梳洗。

走了几条街,看到一家不大的早餐店,生意却很好,大多数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年青少年夹着油条在锅里翻滚,这是一个很老的店,豆浆都是现磨的,来这儿吃饭的爷爷奶奶都笑着和他打招呼,他虽年龄不大,却很有礼貌的笑着附和,有人说他和“志成”真像,继承到他爸爽朗的为人,排到女孩时他惊愕地看了她几眼,说你一个人啊,女孩嗯!的回应,心里想;这文质彬彬的少年,怎么在这里卖早餐,男孩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说“今天我爸有事出去了,我在这里帮一下忙”。女孩这才恍然明白过来,男生说,“油条你是要老点还是嫩点的,”女孩表示很惊奇,这有区别吗。

于是他细细的解释了一番,听完,只觉得他很细心,这是她一直从小吃到大的东西,却从未如此了解过,女孩说要两个嫩的吧,他说还要别的吗,她说豆浆,男生笑着说,我们店的豆腐脑也很好喝,要不尝尝吧!女孩想了想还是听了他的建议说好,接过用竹签穿过的油条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偶尔还抬头看了他几次,他也一直保持着原来的那个样子,微笑的和叔叔阿姨客套着,想着难怪这家店的生意这么好,和他家的世故一点也分不开吧!

吃过了早餐,看到了昨天的2路车驶过,停在不远处,她静静的走了过去,等着下一班,一辆辆公交驶过,终于等来了2路,看着窗外的风景,老式的两层楼,房顶有着小阁楼开着窗户,屋顶的瓦片,长满了青苔,有人举着单反在拍照,也有情侣拿着富士拍立得一拍一张,等着黑白照片慢慢变彩。

到了站,不远处可以看到像笋尖立起来似的天主教堂,拐了几个弯就来到眼前,门开着,教堂里面很大,一排排长椅,人不是很多,有人双手合十祈祷着,虽然离马路不远,但在里面也很安静,一点也感觉不到外面世界的存在,她对着教堂中央,默默的许下愿,睁开眼时,仿佛看到一个崭新的世界。

下午来到海边,很多人穿着长裙,微风吹拂,裙摆波纹起伏,他们牵着手,踏着浪,退潮时,总有一连串的脚印留在沙滩,女孩看着远处的小岛忽隐忽现没有告诉他,买了回去的车票,候车室人不多,不时的有人背着大包小包旁若无人的走过。广播里响起,D**次动车开始检票进站,拿出车票上了车,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看到窗外有人拥抱道别,她也想有个人可以来送送她,即便是列车行驶的时候挥挥手也好,车开动了,她掏出手机编辑短讯,“我走了,已上车,勿念”!然后等了一会儿,见未回音,默默的放进包里。

上一篇:背叛
下一篇: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你可能感兴趣的